開啟輔助訪問
切換到寬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查看: 626|回復: 0

[球員專訪] 封面文章 | 李宗偉:幸福比成功更重要

[複製鏈接]

7

主題

7

帖子

25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5
發表於 2016-7-4 12:17: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立即註冊成為會員與各個羽毛球愛好者分享交流。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封面文章 | 李宗偉:幸福比成功更重要
如果按照評判林丹“大滿貫”的標準來考核李宗偉,他幾乎算得上是“大滿亞”選手:奧運會、世錦賽、亞運會、湯姆斯盃都曾經拿到亞軍,蘇迪曼杯(2010年廣州)收穫季軍。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李宗偉說自己認命了,但他仍舊沒有放棄羽毛球,這本身就是一種矛盾。為什麼?也許只能用《離騷》裡這句話解釋——“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文 | 陳書佳 攝 | 唐詩

3233_1467464720CS99.jpg
意料之外的世界第一
6月5日,2016年頂級超級賽之印尼公開賽進行男單決賽,李宗偉以2比1艱難戰勝約根森,第六次贏得該項賽事的冠軍頭銜。比冠軍更重要的是,他時隔18個月奪回世界排名第一的位置。

2014年底,李宗偉被禁賽,將曾經蟬聯199週的世界第一寶座讓出。之後與國際賽場隔絕的8個月,讓他沒有了任何奢望。李宗偉說:“說實話,我從沒想過能再次奪回世界排名第一。在禁藥事件之後,我的目標就是回到世界排名前四,僅此而已。 ”

榮譽,接踵而至。就在印尼賽期間,馬來西亞奧委會傳來消息,李宗偉被選為馬來西亞代表團奧運會入場式的旗手。作為本國知名度最高的運動員,李宗偉第一次受此殊榮。這並不奇怪,因為賽程安排的緣故,羽毛球通常在奧運會開幕第二天開賽,李宗偉甚至連入場式都沒有參加過。這一次,里約奧運會的羽毛球比賽距離開幕式有近一周的時間,李宗偉成為旗手的不二人選。消息一出,有馬來西亞球迷當即給《星報》(The Star)寫信,勸誡李宗偉辭掉這個費力不討好的活兒,“羽毛球是一項使用球拍的運動,你想想整晚舉著國旗,對於李宗偉而言難說不是一種冒險。”

李宗偉不是在為自己打球,林丹張口就來的“享受羽毛球”,對李宗偉來說有些奢侈,至少在拿到奧運會金牌之前。在馬來西亞的奧運歷史上,包括李宗偉在內,共有6名運動員奪得過奧運會獎牌。獎牌最好的成色就是銀牌,而馬來西亞有史以來的三枚奧運銀牌中,有兩枚來自李宗偉。羽毛球,被認為是馬來西亞距離奧運會金牌最近的項目,而李宗偉肩負著整個國家的希望。

回憶自己的奧運經歷,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首次參賽是唯一輕鬆的片段。那一屆,林丹是頭號种子,陶菲克正值巔峰,李宗偉默默無聞,更像去“打醬油”的。 “能去比賽就很開心了,完全沒有什麼壓力。我上面還有兩名師兄黃宗瀚和羅斯林,包袱完全不在我身上。”

2004年之後,李宗偉超越師兄,成為馬來西亞的頭號選手。他說:“國家希望你去拿牌的時候,你就會感覺到他們給你壓力。”

2007年世錦賽在吉隆坡舉行,世界排名第二的李宗偉作為2號种子出戰.他與當時正值巔峰狀態的“鑽石組合”陳文宏/古健傑一起,被寄予厚望。作為羽毛球的傳統強國,馬來西亞在世錦賽的歷史上竟然從未染指過金牌。主場作戰,又背負眾望,李宗偉在1/8決賽負于印尼名將索尼。比賽結束後,李宗偉把自己關在球員休息室,馬來西亞當地的電視台、報紙等媒體的幾十名記者, 就一直守在門外。直到兩小時後,李宗偉開門,記者迅速聚合成一個半圓,圓心就是瘦瘦小小的李宗偉。

這樣的採訪,在馬來西亞是常態。馬來西亞國家隊的訓練基地並不對外界封閉,只要不影響運動員訓練,記者可以隨意採訪。李宗偉訓練結束,經常會遭遇記者,他們的問題都差不多,有的時候他不得不從早到晚反復回答同一個問題。答得多了,李宗偉會有不耐煩的時候,於是,時常會有關於李宗偉不配合採訪的報導。當地記者私下達成共識:李宗偉不是個“好搞”的採訪對象。

就算是採訪雙方合作得不太愉快,還是必須合作下去。李宗偉的第四屆奧運會即將來臨,馬來西亞國家隊技術顧問弗羅斯特已經在接受采訪時公開表示,看好李宗偉在里約奪冠。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是李宗偉的最後一屆奧運會,被弗羅斯特預言再次點燃的國民期望,經過最後兩個月的發酵,將​​以全所未有的重量壓在李宗偉身上。到底有多沉重?李宗偉說:“中國的奧運會金牌太多了,馬來西亞至今還沒有拿到過金牌,包袱實在很重,這是林丹他們無法體會的。”
和林丹不只是對手
2016年,是李宗偉和林丹交手的第13年。 2004年2月22日,湯杯亞洲區預選賽,兩人第一次同場競技。當時仍舊實行15分制,林丹以3比15、15比13、15比6獲勝。

彼時,香港歌壇唱將譚詠麟和李克勤以“左麟右李”的名字在各地舉辦演唱會。後來,佔據世界排名前兩位的林丹和李宗偉頻繁在各項賽事中遭遇,正好也諧了“左林右李”的音,漸漸就有了“林李大戰”的說法。

到了最近幾年,但凡有比賽,就必然炒作這一話題。從公佈抽籤結果開始,媒體就會樂此不疲地計算兩人的對決何時上演。到了正式比賽,記者從第一輪就開始追問。甚至連讚助商在場外的展台,也會刻意佈置成兩人對峙的模式,將“林李大戰”的氛圍渲染得淋漓盡致。甚至有人提議,將“林李大戰”註冊成商標,就算是兩人退役以後一樣可以舉行比賽,哪怕是到了下一輩也能沿用。

然而,媒體和球迷津津樂道的“林李大戰”,似乎與當事人沒有什麼關係。球員候場區,林丹和李宗偉跟各自的團隊在一起,很少有交流。賽前熱身,也會隔著好幾個球場,現場拍攝的攝像機也無法將兩人同時框到一個鏡頭里。

他們看似沒有交集,卻注定是要成為一生的對手​​。從2004年算起,到今年的亞錦賽半決賽,“林李大戰”已經上演到第37集,林丹以26勝11負佔據絕對優勢,其中包括四次在世界大賽的決賽中獲勝(2008年、2012年奧運會,2011年、2013年世錦賽)。原本,林丹打算在2012年退役,結果聽到李宗偉說要打到2016年之後,林丹也鬆口了。他在接受采訪時很認真地說過,“我本來打算2012年倫敦奧運會之後就退役的,但是聽說李宗偉要打到2016年,我就決定再打4年吧。”

林丹口中,李宗偉是那個“讓我更加努力的目標”。林丹常開玩笑說,每當想放鬆一下時,腦海里便會出現那張隱忍的臉,腦子裡“遭遇”李宗偉的機會比遇到妻子謝杏芳還多。

2012年,李宗偉和林丹先後出版自傳,如果將兩人的書名連在一起——《敗者為王》、《直到世界的盡頭》,竟然沒有一點違和感。只是這種要陪你到天荒地老的決心,似乎澆滅了李宗偉奪取世界冠軍的最後一點希望。李宗偉對此沒有做出判斷,他的回答跟林丹很像:“因為今天有林丹,李宗偉還能堅持到2016年里約奧運會。”

也許,里約奧運會是李宗偉的機會。復出的這一年間,他取得了對陣林丹的兩連勝,這在兩人的交戰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兩次勝利分別在2015年中國公開賽和2016年亞錦賽,值得一提的是,亞錦賽上,李宗偉擊敗林丹後,又都在決賽中戰勝諶龍拿下冠軍。在現役的男單選手中,李宗偉是唯一能夠在一項賽事中同時戰勝這兩人的選手。同時,李宗偉對陣諶龍取得四連勝,扭轉了兩人交戰記錄中的劣勢地位,以13勝12負領先。

變化的根本原因是心態,李宗偉承認,復出之後心態變了。 “現在的每一場比賽我都很珍惜,不管打到誰,我都沒有大的包袱,輸贏無所謂。正常發揮訓練的水平,艱苦到無路可走的時候,還是要放開自己的心態。 ”

說這話的時候,猜想李宗偉的腦子裡一定浮現的是禁賽期間的場景:聽證會的日期一改再改,每天在焦急中等待消息,前途未卜……這比任何一場比賽的關鍵球對李宗偉的心理考驗都大,那不是幾分球、一場比賽的得失,而是整個職業生涯的存亡。

“挺過來”的李宗偉,讓我們相信他也能從一場艱苦的比賽中“挺過來”。在心理上,中國隊科研團隊負責人程勇民洞察了李宗偉在落後時的變化:“他的意識與戰術的配合更加默契,落後的時候很清楚是什麼原因,並且知道怎樣去進行有針對性的改變。”而在以前,到了關鍵分時,李宗偉會猶豫、會保守。在體能上,蔡贇指出,8個月的時間讓李宗偉能夠進行更系統的訓練。去年中國公開賽半決賽與林丹一戰,戰至最後15分鐘,李宗偉正是依靠良好的體能儲備,最終拖垮對林丹獲勝。

以《老子》中“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的辯證哲學思想來看,禁賽,並不完全是一件壞事。




上一篇︰大馬羽總:里約李宗偉目標進決賽 雙打或能奪牌
下一篇︰蔡贇:中青隊的集訓印象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