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人姓名  *
寄件人電郵  *
收件人電郵  *
內容
湯尤杯手記:羽毛球在日本的地位鄒市明的電影夢
時間 : 2014-05-30
來源 : 新浪體育


湯尤杯手記:羽毛球在日本的地位鄒市明的電影夢

新浪體育訊這是一個採訪項目的結束,也是另一段工作的開篇。原本我不想做結束語的,但是因為兩個工作之間一段承上啟下的銜接,搞得我輾轉難寐,不得不寫下去。
現在是凌晨6點,我坐在澳門金沙城中心酒店20層酒店的房間裡,餓著肚子等待早餐開餐。


一位粉絲在我的微博上問我說,為啥湯尤杯手記就這樣結束了,感覺好像沒完。還有粉絲說,你咋就寫了女隊的“群貓譜”,不寫個男隊的呢? 4天前,我的領導在新浪UC上給我留言說,日本拿了湯姆斯盃後,這總該有些動靜了吧,你寫點日本的反應,日本就沒吐槽麼?

說實話,大多數的記者在臨近工作結束的時候已經像蠟燭一樣耗盡他們關於這次比賽項目所積累的頭腦養分了,所以在世乒賽團體賽結束後,在湯姆斯盃結束後,我就像跑過馬拉松終點的人,不想再跑了。

25日晚上,拿督李宗偉於隊長劉國倫還有2分就要落敗後,走出馬來西亞的人群,走到所有人的身後,坐在地上去等待比賽的結束。當上田拓馬拿到那決定性的一分時候,我拍攝了日本隊的慶祝照片就瘋狂跑到馬來西亞的人群後,拍攝在地上抱膝而坐的李宗偉。他依舊沒能拿到世界頂級大賽的冠軍,雖然每個人都覺得他應該是和林丹[微博]差不多的時代之王。

在日本隊的擁抱和慶祝中,我被IMG的小哥抓差採訪了桃田賢鬥,然後在場地裡祝賀了日本的韓國教練朴柱奉,在和這位韓國傳奇教練握手的時候,感覺他的手比我想像的瘦小得多,而且很涼。

發布會上,朴柱奉一直在用稍微有些口音的英文在回答馬來西亞以及印尼記者的問題,當我謹小慎微地醞釀了半天,躊躇著用韓語還是日語提問,當認為自己的語法組織正確,可以舉手了後,新聞官卻結束了發布會。不知道是讓我覺得欣慰還是遺憾,每一次提問對於記者來說都是一次考驗,你可能在別的記者那裡被感嘆問得恰到好處得意洋洋而出彩,也可能因為提問的組織不好,問題愚​​蠢而糟嘲笑出醜。

我想問朴柱奉的是,在日本10年,日本這次湯尤杯顯示了自己的強大,顯示了自己的後備力量,而你怎麼看待韓國的衰落?如果未來日本的羽毛球[微博]不是曇花一現的話,相信這個問題我早晚會問到的。

隨後就是中國隊歸國,日本隊也歸國。在北京T3和日本成田機場,中日兩國的代表隊都受到了記者們的歡​​迎。

只不過李永波要說尤伯杯的贏,也要總結湯姆斯盃的輸。而日本羽毛球隊有點受寵若驚,因為他們還是第一次受到新聞記者接機的待遇。

日本的羽毛球究竟是個什麼地位呢?日本羽毛球雙打選手早川賢一說,羽毛球並非是主流項目,還能有這麼多記者來接機,確實讓我感到很吃驚。

我在上一篇手記中寫過了,日本羽毛球的選手在日本甚至不如幾個青森縣的媽媽桑組建的冰壺隊有名。你在日本抓1000人來問湯姆斯盃和蘇迪曼杯的區別,估計不會有一個人能回答得出來。這就是羽毛球運動的現實,也正是這個現實造成了中日體育在對待羽毛球湯姆斯盃“丟”與“得”上的溫度差。

確實在日本戰勝中國隊、拿到湯姆斯盃後,NHK電視台前後報導了2次,日本的主流體育報紙也都去接了機,報導了日本男隊和女隊將比照奧運會的規格獲得總價值1500萬日元的事實。但是這依舊是一個偶然事件,很多日本人看待這個新聞的消息只是,“哦,日本也有人在國際上能打羽毛球拿冠軍哦,很不簡單。”


和日本人對待羽毛球與中國人有溫度差一樣,中國人對待職業拳擊的態度也和日本人之間有溫度差。
在印度的湯尤杯結束後休整了一天,我就從新德里飛到了香港,然後又從香港機場直接轉船抵達澳門,來這裡觀看和鄒市明[微博]一起簽約盛力世家的拳手楊連慧[微博]的比賽。這是我的分口項目——職業拳擊。一個在中國的地位、類似羽毛球在日本地位的項目。

2009年5月26日,熊朝忠去日本挑戰當時的WBC世界蠅量級拳王內藤大助。在東京有明賽場和這位日本著名拳王激戰12回合。這是中國建國後,大陸拳手(此前有一名台灣拳手2次挑戰世界失利)第一次挑戰世界拳王。那場比賽熊朝忠擊倒了內藤大助一次,兩次逼著日本TBS電視台的解說高呼冠軍危險。當然最後熊朝忠因為技術粗糙,回合控制力少而糟客場判定,輸掉了比賽。

賽后日本第三方調查機構里庫路特公佈的、這場比賽的電視瞬間最高收視率,也就是在第六回合熊朝忠擊倒內藤大助那一刻的收視率是23%。超過了2009年日本國家足球隊的2010年南非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出線爭奪戰——17.6%的收視。這樣一場在日本引起轟動的拳賽,在當時的中國,幾乎沒有多少人知曉。

熊朝忠的那場比賽結束後,我寫了一篇文章,在新浪網綜合欄目獲得了重點推薦位,有200多條留言。但是也僅此而已。 2012年11月24日熊朝忠拿到世界金腰帶後,他的市場地位依舊沒有太大改觀,直到2013年6月擊敗奎洛衛冕才多少有所提升。

這就是體育賽事溫度差,羽毛球在中國失卻湯姆斯盃後,成為了驚天新聞;而拿到湯姆斯盃的日本,不過是像熊朝忠當年一度擊倒日本拳王而引起國人偶然驚詫一樣,是一條“流星類新聞”。


相對於打醬油的乒乓球[微博]和羽毛球,拳擊是我的本職工作,但是我自己也不得不承認,作為一名在一線採訪了18年的記者,我的新聞判斷還會有偏差和錯誤。

5月29日,在澳門威尼斯人酒店,我又見到了鄒市明。
當我拖著疲憊,抵達酒店睡了1個小時,就掙扎著爬起來下樓,越過星光走廊,匆忙走進威尼斯人米蘭廳旁的小發布會現場時,鄒市明的發布會已經開始了有一段時間了。

現場的各路新聞記者和鄒市明有一搭沒一搭地問著,問的是他參加《快樂大本營》的感覺,問的是他和他的兒子有望現身《爸爸去哪兒了》,以及傳聞中的、鄒市明會出現在《變形金剛4》裡,演繹一個中國人,客串一回演員。

發布會在輕鬆和間或有停頓的尷尬中繼續著,當我看到沒有人願意去觸霉頭後,便將話題拉進了緊張裡。我和《中國體育報》的杜文傑老師一起向鄒市明發問,“你怎麼看WBA破壞慣例提升你的排名到世界第三?”

鄒市明回答得很有準備,也很得體。

然後我回到房間寫了這個自以為對於拳擊來說很有意義的內容。

3個小時後,我發現《華奧星空》的劉向前老師以完全不同的視角詮釋了這次發布會,在他的筆下,有輕鬆的鄒市明爸爸和他的兒子,以及參與拍攝《變形金剛4》的懸疑。他的文章裡沒有像我一樣進行枯燥的世界排名解釋,沒有無聊的拳擊訓練,以及提未來挑戰世界金腰帶的可能。

我的那篇自以為是的拳擊專項文章落在頁面角落無人問津,而我認為是無關緊要閒聊內容,被敏感於點擊率的我的後方編輯選為了重點稿件,放在了更為重要的位置。不得不服的是,這確實是編輯的一個很好選擇,因為那篇輕鬆的“父子文章”的點擊率在綜合體育的排名立刻上升到了第一位。

這也是一個關於體育報導的溫度差,一個體育新聞價值判斷的溫度差。
令人感受到採訪的挫折和新聞價值判斷的無情。
羽毛球在日本不受重視,在中國是二號國球地位,桃田賢鬥或者田兒賢一在中國的名氣要比在日本的大得多。

鄒市明和熊朝忠和他們為之奮鬥的中國職業拳擊呢?
日本沒幾個人知道湯姆斯盃和蘇迪曼杯的區別,而中國又有幾個人願意看、願意知道WBA的排名系統對鄒市明爭奪金腰帶安排的影響呢?

用羽毛球這個詞輸入搜索日本雅虎,除了這次的湯姆斯盃消息外,還能得到兩個翹首弄姿的美女拍攝的合照,這是日本羽毛球協會大力推出的性感羽毛球宣傳。希望用這些來吸引更多的人關注羽毛球。就是在獲勝祝捷歡迎會上,日本羽毛球協會的高層還在孜孜不倦地希望給自己的球隊或者組合起個響亮的名字,“希望這個名字能夠被體育迷們所記住,只要一提就知道這個是羽毛球”。

湯姆斯盃——不如一個性感女雙組合,或者響亮的宣傳名字,更能吸引日本的體育迷。
而中國職業拳擊最受關注拳手發布會上最吸引人的新聞,是他去拍攝了一部電影。
我深陷其中寫不明白這其中的所以然,所以我難寐,必須下樓去常滿飯莊吃一碗早面了。 (週超)

留言

 
回到最頂